clara隔壁的少年

我只是想要一个实习

【盾冬】Fragments of life圣诞快乐

涉及CP:盾冬,贾尼,鹰寡


设定更改:快银小天使还活着




去年这个时候,Bucky还没有摆脱洗脑的后遗症,时不时会暴走,Steve像鸡妈妈看护自己的小崽子一样寸步不离地守着Bucky,他们甚至没有过一个像样的圣诞节。


而今年,Bucky已经几乎稳定下来了,神盾局撤走了对Bucky的安全监管,他只需要每个月Tony和Bruce那儿报个到,做个身体检查就行了,Coulson说再过个半年,Bucky就彻底自由了,如果他愿意的话,神盾局可以聘请他当教官,薪水据说很丰厚。


更重要的是,Bucky的情绪也在逐渐变好,现在他已经可以在身体检查的时候跟Tony互飚嘴炮了,这方面,Sam和Clint都不再是他的对手。


一切都在让人高兴地往好的方向发展,这让Steve很满足。


只是Bucky晚上还是会做噩梦,没完没了的噩梦。白天他能很好的控制自己的情绪,所以Steve也几乎没能发现这个秘密,只是偶尔有一天,他夜里出任务回家,路过Bucky房间的时候听见了他几乎可以算得上痛苦的低声呓语。那之后一段时间,Steve每天都会半夜像个偷窥狂似的蹲在Bucky房门口,他希望至少一晚他能知道Bucky安稳地度过了一个长夜,可惜没有。


那些呓语,关于Hydra或者是别的什么,不是所有的Steve都能听得懂,而且Bucky似乎潜意识压低了自己的声音。


这让Steve很难过,他有意无意地问过Bucky晚上睡得好不好,Bucky都浑不在意地回答好,或是暧昧的跟他调笑几句,仿佛那个夜夜噩梦缠身的并不是自己。


时间久了,Steve甚至不知道怎么提起这件事。他很敏感地意识到,Bucky不希望他知道这件事,不希望任何人知道这件事。


除非Bucky主动开口,否则无论Steve做什么都可能让结果变得更糟。


不知道为什么,他就是有这种预感。


 


这个圣诞节,纽约很平静,全世界都很平静,仿佛那些外星人和大反派也要赶着回家和心爱的人团聚似的,相比之下,复仇者们反而显得有些无事可做了。


“无聊!!!”


Stark大厦顶楼,伟大的Tony Stark正躺在沙发上哀嚎。


Bruce一边喝着咖啡一边揉着脖子,他和Tony刚刚结束了一个小研究,两个人关在实验室里差不多四天没睡,实验结果当然很不错,那很棒。但他现在困得只想把自己埋进一床柔软的被子里,他无法理解旁边这个同样四天没睡的同伴为什么还有精力喊无聊。


“Friday,今天几号了?”


“12月24号,boss,今天是平安夜。”


Bruce见证了刚刚还萎在沙发里的TonyStark精力无限地跳起来,搓了搓脸,伸开双手,用那种义正言辞的语气说。


“We need a party!!”


Bruce很想逃跑,Bruce只是想睡一个好觉。


 


Pepper送来了无限量供应的垃圾食品和烈酒,Friday调出了炫目的灯光和Tony最喜欢的音乐。


除了远在伦敦出外勤的Vision和马西莫夫姐弟外,所有复仇者们都聚到了Stark大楼里,Natasha甚至带来了一向神龙见首不见尾的Thor。


队长是最后一个到的,Bucky和Sam并没有像往常一样跟在他身边。出乎意料的是,Cap的机车刚刚停稳,他就看见Natasha仿佛是专程在那里等自己的,他发誓他看见了美丽的女特工眼中那种豹子看见猎物一般势在必得的光芒。


“鹿仔和翅膀侠呢?顺便说一句,外套不错Cap。”


“谢谢,Natasha,Bucky和Sam出门有点事,他们一会儿就到。”


一走进大厅,Steve明显看得出Tony和Clint的脸垮了下来,他们盯着Steve的眼神都快要在他那件棕色的夹克上烧出一个洞来了。


“Cap我恨你!!!”Clint愤愤地灌了一口酒。


“?”


“别在意Cap,我们只是打了个赌,赌你今天会穿什么衣服,Tony猜你会穿那件黑色夹克,Clint猜你会穿棕色的。”Natasha带着胜利者那种漫不经心的微笑走到吧台边为自己倒了一杯伏特加。


“不得不说这个赌很无聊,不过如果我没理解错的话,Clint不是赢了吗?为什么他会用这种眼神看着我?”


“因为我赌你会穿棕色夹克,里面是米色的格子衬衫。”女特工一边说着一边用眼神扫过Steve全身,让Steve背脊冒出一丝凉意,“而且衬衫一定会扎进卡其色裤子里。”


“队长,你害得我得去替Nat出三个月外勤还被剥夺了一年份的小甜饼!!!”Clint一边往嘴里塞着小甜饼一边愤怒地控诉,Nat一记眼刀带着西伯利亚凛冽地寒风杀来,Clint自觉地把小甜饼给女王双手奉上。


“得了吧肥啾,我可是付出了带三个新生训练营的代价,更何况你也该减肥了,上次行动我拎着你的那只手臂现在还酸着呢。”


“闭嘴你这个增高垫狂魔!”


……


 


Steve并不想再听这三个幼稚鬼贬低自己的衣着,其实没那么糟好吗!


隔壁沙发里,Thor正在和Bruce讨论一些关于魔法和宇宙的事情,前段时间Loki在一次复仇者的行动中留下了一些蛛丝马迹,Thor正在循着这点线索满世界找弟弟。


看到Steve过来,单细胞的神域人很快收起了脸上的一丝焦虑,露出真诚的微笑。


“晚上好,Steve吾友!!”


“晚上好,Thor,Bruce,正好Bucky最近有些饮食上的问题我想问问你。”


Bruce看着左右两边一边一个金发大胸。


Bruce想逃跑,Bruce想念那张甜蜜的大床了。


 


在Hulk出现之前,Steve适时地放过了Bruce,一个人走到阳台上。


这个圣诞节,按照他的计划,应该是他和Bucky两个人的。Bucky最近恢复的很好,他们值得一个温馨可爱的小圣诞。


而如今,在Stark的搅和下,他原本的计划不得不被打乱,但他得承认,这感觉不坏,在Steve的人生中,很少会把圣诞节当成一个节日认真对待。早前他还很弱小的时候,疾病和受伤占去了他的全部精力。后来他变强壮了,参了军,就更没有时间了。再后来就是整整七十年的冰封岁月。


现在,而现在,此刻,没有坏人在外面的世界作怪,他的伙伴们都聚在一起,吵吵闹闹,没完没了的折腾。他们不像七十年前的战友那样可以无条件地互相信任,但却是另一种意义上的可靠,并且温暖。


一切都好,都很好,如果Bucky能做一个好梦就更好了。


Steve想起了离开自己还不足一个小时的挚友。


“晚上好,Cap,现在室外温度是26华氏度,我提议您回室内或是加一件衣服。”


“Thanks Friday,”Steve笑着道谢,他似乎是想起了什么,迟疑着开口,“对了Friday,你知道有什么办法能够缓解晚上做噩梦的情况吗?”


“是Mr. Barnes吗,Cap?”


“是的,我想可能是PTSD导致的,我……有点担心他,事实上我没有跟Bucky谈过这个,我想他并不希望我知道。”


“队长,从人类的角度来说,Friday才三岁,你的问题对她而言超纲了。”Tony不知道什么时候晃到了阳台上,Steve回过身,对Tony举了举酒杯,“Stark,我以为你应该在和Natasha他们拼酒。”


“Clint不小心把红酒泼到Nat那件心爱的黑裙子上了,我不能让自己留在那种是非之地,对了Friday,他们打起来的话,记得把家具的维修账单寄到Coulson那儿去。”


“是的Boss。”


“至于鹿仔,我想Cap你太紧张了,”Tony突然认真了起来,“他没有你想的那么脆弱。”


Steve看着酒杯里的酒,并不想承认自己保护欲过剩这件事“我只是很担心他。”


“hey,Cap,你看看我们,我们这儿每个人都有过一段很糟糕的回忆,PTSD在这儿几乎是个心照不宣的事,而你的Bucky不比我们任何一个人差,他一只手能拧断一个人的脖子,他远比你想的要坚强。”


“有时候,你得学着Let it be,伤口会慢慢愈合的。”


Steve笑了笑“我知道,只是,Bucky晚上睡觉总是不安稳,我……”


“oh闭嘴老冰棍,我一点也不想知道你怎么会知道他晚上睡觉的事情!”


“队长,Mr. Barnes和Mr. Wilson已经到了。”


Steve把酒杯搁在一边往屋里走,他停在Tony身边,拍了拍Tony的肩膀“谢谢你,Tony。”


 


Tony并没有跟着Steve离开阳台,“我觉得Stanford欠我一个心理学学位,你说呢,Jarvis。”


有那么一瞬间,他觉得他几乎都听到了那个熟悉的英伦男声带着微微调侃的笑意,下一秒,这个声音又消散在半空中。


 


steve愣住了,仿佛全世界静止了,70年的冰天雪地,一辆隆隆驶过的火车以及所有一切当初幻想过却从未发生过的未来与他擦肩而过,而他站在这儿却像站在一个被时间和空间都遗忘的角落。


看着Bucky,他甚至不敢呼吸。


短发,老式的蓝棉袄,含笑的眼睛,微微翘起的嘴角。


“hey,Stevie,圣诞快乐!”


“Bucky,你……你怎么?”


“你说这个吗?我一直在想该送什么礼物给你,你知道的,圣诞节什么的。我想一般人需要的你一定用不上,那没办法了,哥们,我只能把Barnes中士还给你了。”Bucky的眼睛亮晶晶的,他伸开手,展示着他的“圣诞礼物”,眼神瞥过左手臂时暗了一暗,“左手臂可能没办法了,Stark说他有办法给我做一条义肢,不过我有点儿没办法相信他的审美,好吧,我会尽力的……Hey,Steve你为什么一副要哭的样子?谁欺负你了吗?!!”


“Hey队长,我可是飞遍了整个纽约的博物馆才找来这件蓝棉袄,就为了这个你也该笑一下吧。”


Sam企图插科打诨调节气氛,她真的有点担心伟大的美国队长会流出娘兮兮的眼泪。


Steve什么都做不了,他只能把Bucky搂进怀里,一遍一遍的抚过他的头发和背脊,“没有人欺负我,Bucky,你在我身边,没有人可以欺负我。”


“Oh,Stevie。”


Natasha,Clint,Sam,Bruce都选择捂住了眼睛。


上帝作证,刚刚美国队长眼角那绝对是泪花!


Thor的笑容绝对算得上慈祥和蔼。


Tony在一边挣扎着“我的审美很好!我的审美没有问题!你的牛奶和棉花糖没有了鹿仔!”


 


最终,圣诞派对在惨烈的拼酒大赛中结束。


Bruce第一个倒下,他只喝了一杯,Steve发誓他绝对没有看见瞌睡的Bruce嘴角那得逞的笑容。


除了拥有完美血清的队长和神域人Thor,其他复仇者都相继倒下,Bucky凭着体内的血清撑到了最后一轮,在“Long live king Barnes”的呐喊中也倒在了Steve的怀里。


 


Steve把Bucky扛回了Tony为复仇者们准备的房间里,他把Bucky小心翼翼地放在床上,准备去拿块湿毛巾给Bucky擦脸。一只手却轻轻抓住了他的衣角。


“Stevie……”


Bucky轻声呓语着喊他的名字,他已经醉的不省人事,只是一次又一次不厌其烦地喊着Steve,眉心微微皱起,显然很不安。


“Yes,I’m  here.”


Steve不知道Bucky梦见了什么,但他想Stark说得对,他的Bucky很坚强,挺得过那么糟糕的70年,他是自己的,他想怎么样应该由他自己决定。


而Steve只需要在一边等着,好好生活着,等到有一天,他的亲爱会自己醒来。


Steve悄悄在Bucky的眼皮上,印上一个近乎虔诚的亲吻。


 


真暖和,这是个很不错的圣诞节。


Bucky半梦半醒间看见守在床边的Steve,迷迷糊糊地想着。




——————————————————————————————


感谢你看到这儿,这是我的第一篇盾冬,本来是想写一个温暖的圣诞小短篇,不知道有没有暖到你。


最近心情有点不好,很多事情都很不顺,赶着把这篇文发出来不知道能不能攒点人品。


总之,提前祝大家圣诞快乐啦,祝大家心想事成!